当前所在简体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佛法与科学

佛法与宇宙

网站首页 > 佛教与科学 > 佛法与宇宙
刨根问底(2):一切皆归于心【连载05】
来源:智悲佛网 日期:2016-04-02 浏览量:1234


七、物质是心吗?

量子力学,把“意识”这个怪兽引进了自然科学领域,而且不是“生命科学”这样还没有得到广泛承认的边缘学科,而是自然科学最基础最经典的形式和领域:理论物理学!

出于对传统势力的尊重,人们谨慎地称之为“观测”。一部分人们幻想,可以通过加一个观测仪器,可以把这个“不速之客”拦在门外。但是冯•诺依曼的“无限后退”,使得这个把水搅浑的努力,宣告破产。观测仪器本身也是“不确定”的一个波函数,它也需要另外一个“观测”的出现,才会实现“坍缩”。这样,真正的“观测”已经明白无误地被描述出来了:“当下内观、自省、不依赖于他的自明自知的特性”。我们按照佛法的传统,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心识的“自证分”。它明确无误不容置疑地说明,“心识”或者“意识”不是物质的。“心识”或者“意识”的“观测”创造了世界和历史。

如果你接受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你就必须接受这一点。

当然,还存在其他力图把“意识”踢出自然科学领域的尝试:比如,隐变量;多世界到超弦理论。但是,贝尔不等式引发的一系列EPR模拟实验,已经有力地证实了隐函数试图保留的物质客观实在,是找不到的。

不过,隐函数,倒是无意间透露了一个秘密:虽然独立于“观测”之外的客观实在,是找不到的。但是,“观测”面前的世界真相,并不是如哥本哈根派所解释的那样,真的是完全随机性的。其实,存在一个更加深广、更加隐蔽的奥秘(隐变量),只是现在还不为人们熟知和了解而已。这就是“隐函数”或者“隐变量”真正的价值和启发性意义。在本章节的最后,我们将惊喜地发现,不仅仅是完美的逻辑性又重新呈现,而且从未有过的圆满优雅庄严、遍及一切的最严格的“因果律”也从来没有从这个宇宙中消失过,而且它的深广远远超过我们原来的想象。

至于多世界理论,依然面对旧的指责:仅仅为了日常生活中最普通的“看一眼窗外的山”,就要牺牲我们整个宇宙为代价,并引发出极其累赘的无数平行世界,来安慰对于物质世界的“古典的眷念”。按照一种略有点误解和揶揄的说法:这是量子力学的“精神分裂版”的解释。

不仅如此,连它原以为稳固的存身之处,在芝诺“二分悖论”和佛法见血封喉的绝招“离一多因”前,也不复存在。那个从来没有消失过的粒子,原来连它自身的空间属性,也没有了存在的合理基础。

不仅如此,非常有趣的是,多世界的出发点,是保有物质世界的实在性,把“意识”从自然科学领域彻底驱逐。最后的结论,却推导出一个永远不死、无始无终的“意识” ——它在佛法的世界观中,有另外一个名字“轮回”。当然,多世界的解释无论怎么看,都是累赘而且牵强的。佛法不需要它的捧场,它目前也没有附会佛法的心愿。

还有一些人们,倾向于脑科学和认知心理学的传统观念:“意识”是物质基础上的一种复杂的“结构模式”。然而,通过分析,我们发现,原来“结构”也依赖于一个能够思考和自我感知的“意识”。所谓“结构模式”,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意识”。这恰恰得到了和玻尔同样的困扰:宏观的万象,是“意识”的“观测”所创造的吗?  如果你不感到震撼,那你一定没有理解量子力学!

《上帝掷骰子吗?》中有一段话:

“量子论革命的破坏力是相当惊人的。在概率解释,不确定性原理和互补原理这三大核心原理中,前两者摧毁了经典世界的因果性,互补原理和不确定原理又合力捣毁了世界的客观性和实在性。新的量子图景展现出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它是如此奇特,难以想象,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格格不入,甚至违背我们的理性本身。但是,它却能够解释量子世界一切不可思议的现象。这种主流解释被称为量子论的“哥本哈根”解释,当作是量子论的正统,被写进各种教科书中。当然,因为它太过奇特,太教常人困惑,近80年来没有一天它不受到来自各方面的置疑、指责、攻击。也有一些别的解释被纷纷提出,这里面包括德布罗意-玻姆的隐函数理论,埃弗莱特的多重宇宙解释,约翰泰勒的系综解释、Ghirardi-Rimini-Weber的“自发定域”(Spontaneous Localization),Griffiths-Omnès-GellMann-Hartle的“脱散历史态”(Decoherent Histories, or Consistent Histories),等等,等等。我们的史话以后会逐一地去看看这些理论,但是公平地说,至今没有一个理论能取代哥本哈根解释的地位,也没有人能证明哥本哈根解释实际上“错了”(当然,可能有人争辩说它“不完备”)。隐函数理论曾被认为相当有希望,可惜它的胜利直到今天还仍然停留在口头上。

哥本哈根解释的基本内容,全都围绕着三大核心原理而展开。我们在前面已经说到,首先,不确定性原理限制了我们对微观事物认识的极限,而这个极限也就是具有物理意义的一切。其次,因为存在着观测者对于被观测物的不可避免的扰动,现在主体和客体世界必须被理解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没有一个孤立地存在于客观世界的“事物”(being),事实上一个纯粹的客观世界是没有的,任何事物都只有结合一个特定的观测手段,才谈得上具体意义。对象所表现出的形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观察方法。对同一个对象来说,这些表现形态可能是互相排斥的,但必须被同时用于这个对象的描述中,也就是互补原理。”

以上的红字部分,让我们再单独重复一遍:“因为存在着观测者对于被观测物的不可避免的扰动,现在主体和客体世界必须被理解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主体和客体,必须被理解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真相,已经在量子力学的科学家眼皮底下了!但是,因为太出乎人们的常识,所以物理学家和曹天元都没有说出那个已经在嘴边的事实!而正是这最后一点旧思维模式的残留,带来了“量子力学”的最大的困惑!

现在我们将揭开这个谜底!

让我们把上面红字中的“主体和客体世界必须被理解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中最后几个字拿走,变成了:“主体和客体世界必须被理解为一个”。为了让真相更加清晰,我们把“一个”用红字标示出来。

现在,谜底已经呼之欲出了。“观测者”和被观测的“物质世界”是一个,但是,我们前面已经分析过,“观测者”即“心识”或者“意识”,肯定不是物质的。那么……

是的!心识没有创造一个外面的物质世界!谜底是:物质世界本身,就是心识!

即使力捧“意识”的惠勒,恐怕也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他一直认为在“意识”观测之前,物质世界是不存在的,只是一个虚幻的概率波。在“意识”观测的当下,物质世界和历史被“创造”出来了,也就有了我们所熟悉的二元世界:内在的精神世界,和外在的物质世界。

现在,我们终于见到,原来在眼皮底下,还有这样一个最大的可能性——那个曾经被贝克莱和王阳明提出来,看似极其“荒谬”的唯心主义。但是,这一切都不是哲学意义上的,而完全是建立在物理学和自然科学意义上的!

《上帝掷骰子吗?》中俏皮地提到一个非常智慧的思路,也是一个智者应有的真正公正和开放的心态:

“当遇到棘手的问题时,最好的办法还是问问咱们的偶像,无所不能的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他是这样说的:‘我的方法,就建立在这样一种假设上面:当你把一切不可能的结论都排除之后,那剩下的,不管多么离奇,也必然是事实。’(《新探案‧皮肤变白的军人》)”

让我们看看我们手上都有哪些具有理性基础的结论:

首先,一切事实都指向“观测者”这个最重要最核心的环节。

其次,“观测”必须建立在心识的“自证分”上。心识的“自证的特性”,明确告诉我们,心识不可能是物质的。

再其次,“观测者”和物质的二元模式,使量子力学家们很难解答诸如薛定谔的猫,EPR佯缪所暗示的超光速瞬间信息传递,延迟观测,以及历史是观测的瞬间突然形成的吗?等等,诸如此类非常荒诞、匪夷所思、却又难以忽略的难题。

然而,我们还有一个最大最基本的可能性,就在最初的出发点那里,等着我们。为什么不一起去看看呢?每一次科学史上的划时代的伟大发现,不都是回归到最原始的前提去质疑吗?

那个可能性是: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客观物质世界。即使在“观测”而显现的时候,所谓的物质世界,其实就是“心识”本身,如同“梦”中一样。

这个可能性,有贝克莱和王阳明作为先驱,已经达到一种共识:“这个假设,不论看上去多么荒谬,但是逻辑上完全自洽,无法推翻。”

此外,芝诺的二分悖论,和更加精彩的佛法“离一多因”的解析,已经无误证明了物质不可能真正存在。

那么,还等什么,让我们用这个可能性,去看一看量子力学所遇到的所有难题。如果能够迎刃而解,不就是最好的验证吗?

在薛定谔的实验中,事情一目了然了:猫具有感知的缘故,它也有心识。心识的本质,不是完全按照人的习惯进行极度复杂的逻辑思维,那只是能力的强弱差别而已。心识的本质,在于“内观、自省、自明自知”。从这一点上来讲,所有动物显然都和人一样平等是具有心识的。

这样,猫也是一个当之无愧的“观测者”。只要它在观测,就不会出现“死活叠加状态”。要么被毒死!要么安然无恙!只有一种可能性。薛定谔猫的诅咒被解除了。

再看EPR中两个相反方向自旋电子的境遇。玻尔说的没有错,只有当被观测到的时候,这两个电子的现象才存在。在没有被观测的时候,它们根本不存在。需要补充的是,我们改动了一两个字眼:被观测的时候,这两个自旋的电子,也不是实有,而是仅仅一个“如梦”般的现象而已。

而超光速信息传递的问题,也解决了。根本不需要那么费力地用“不搭载任何信息和能量”来讨好相对论。已经出现的正在自旋的电子,其实也是心识中的一个现象而已。既然如此,当然不存在“信息传递”的困难。而真正的“超光速”,就是“相应的现象在心识前直接显现”。

这就像从中国去加拿大,你可以坐豪华邮轮,但是需要很长时间。也可以做飞机,需要一天一夜。将来火箭进入公交系统了,你还可以坐火箭,只要几分钟。也许,某一天,有了接近光速的飞船,你只需要0.1秒钟不到,就可以到达,就像电话中这边话音刚落,那头已经几乎同步听到一样的快。

但是,无论怎么样快,只要世界是在心识外的,从中国到加拿大,总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而且,如果我们把这个距离放大到太阳和地球那么远,甚至放大到一个银河系的宽度那么大,那么这个时间就非常可观了,可观到你用一生也无法走完,也就无法忽略不计了。

但是,现在事情简单了。就像在梦中,梦见从中国到了加拿大,只要一个刹那的念头就可以实现。同样,梦见从太阳到地球,也只需要一个刹那的念头就可以实现。当然,在憋着尿的时候,我们也完全可能梦见自己花了很长时间,都无法从餐厅走到洗手间。时间都是“心识的幻觉”,相对论由此也得到诙谐版的证明了。空间都是“心识的幻觉”,理论上如何弯曲都是可能的,广义相对论也可以实现了。真正的“超光速”是心识前直接显现这个现象,EPR佯谬完全破解了over

至于目前很多物理学家们追星族般追求的“超弦理论”(它被列为“万有理论”的候选人),它在结合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方面,显然会提供很多启发。但它毕竟只是现象学层面上的研究,根本不可能阐释实相(世界本质)层面上的真相。

它的基础“弦理论”,倒是为离一多因破解“无分微尘”提供了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明。在弦理论的框架里,目前人们对微观世界认识的尽头,是线段一样的“弦”。既然如此,它将同样无法逃避离一多因极其严厉苛刻的审查。

关于历史的质疑,也变得非常简单了。所谓的历史,就是“当下”。心识前“如梦幻一般”直接显现。

当然,思考不仅不会结束,反而如潮涌般展开。我们必须解答当年贝克莱和王阳明无法解答的“为什么两个人可以看见同一朵花”的问题。这需要引进一个新名词:“共业所感”。但是,这个留待稍后解决。 请相信, 我们是刚刚听到这个理论; 而这个理论已经在佛法中讨论了  2000多年,所有的质疑都曾经被提出来,并且得到圆满的解答。

(未完待续)



上一篇:刨根问底(2):一切皆归于心【连… 下一篇:刨根问底(2):一切皆归于心【连…
Copyright © 2013-2015 www.wybuddhi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微博   国际佛学网   智悲德育网   香港教育学院
索达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达吉堪布腾讯微博   索达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转载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请邮件到wybuddhist@163.com告知,我们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