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简体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世间觉

佛法与慈善

网站首页 > 世间觉 > 佛法与慈善
一个摇滚明星的非洲救助
来源: 日期:2014-12-11 浏览量:1512
 

       明星也能救贫穷?他们不是作秀娱乐大众的吗?可以说明星参与的慈善活动不免被染上一点娱乐色彩,但也让平素乏人问津的社会问题进入公众视线。BonoBob Geldof为非洲贫困所作的努力,吸引了数十亿人的关注,筹得数亿的善款,还使各国政经界一起参与针对非洲的扶贫工作。如果说一个人改变世界的力量是有限的,那么明星们无疑拥有更大的力量,因为他们的人脉与号召力,让一个人的声音可以传达得很远。于是靠明星来改善贫穷,似乎是一个可行的出路。

                 

  Bono是谁?

  他是叱咤歌坛30多年的U2乐队的灵魂人物,一名来自爱尔兰的真汉子。但在歌手之外,他还是个积极的社会活动家。因为在非洲贫困问题上的贡献,他曾两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被称为“融合慈善的面孔”(the face of fusion philanthropy)

  Bono做了什么?

  音乐之外,Bono最为人所知的是他所作的针对非洲的扶贫活动,包括他创立或共同创立、发起的DATAEDUNthe ONE campaignProductRed等组织和活动。

一切起源于1985年。他与U2乐队参加Live Aid大型慈善演唱会之后前往埃塞尔比亚,当地极端的贫困情况让他受到了强大的震撼。他说:我们这个时代的盲点是什么?也许就是我们心灵深处不愿相信人人生而平等这样简单的事。在这样的心灵触动下,他说:我想做点什么,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但我一定要做点什么。于是他交出了这样一份行动记录:

  2002年,他创办了DATA(debt, AIDS, trade, Africa)组织,这个组织之后变身为拥有超过三百万名会员的ONE组织。它鼓励每一名会员同政府官员联系,向政府施压以改善针对赤贫国家的政策。2005年,他和妻子Ali Hewson创办EDUN这个全球服装品牌,在非洲采购、生产服装,旨在将非洲的关注点从援助转移至贸易。EDUN希望利用在非洲的工厂为工人们提供工作机会及合理的薪资并建立良好的商业伦理模范以吸引投资。

  2005年,Bono参加G8会议,用《时代周刊》的话说,他用魅力感染,用言语威胁,甚至在精神上恐吓(charmedand bullied and morally blackmailed)全世界最富有的8个国家的领导人,让他们签署减免非洲贫穷国家共计4000亿美元债务的承诺书,这样非洲国家可以将这些钱用于医疗和教育建设而不是偿还高额的利息。

  2006年,他发起了RED活动,吸引私营企业参与抵抗艾滋病运动。RED的合作方(例如Apple, Converse, Motorola,Microsoft, Dell)可以出售名为Product Red的产品,他们将RED品牌商品的一部分利润直接捐给Global Fund来对抗艾滋病,疟疾和肺结核病。短短6年里RED已提供2亿美元的捐款,全部用于HIV/AIDS项目以消除HIV病毒的母婴传播。截止目前,RED已经通过教育、治疗、咨询、测试项目帮助超过1400万非洲人民。

  Bono的影响力

  Bono超越了一般明星创立基金会、筹款、义演、担任亲善大使等常规的参与慈善的方式,因为他不仅影响歌迷或者一般民众,还同各国政要、商界大贾、宗教领袖取得联系,希望通过影响各界领袖来达到更大的效率。他曾向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及乔治·布什游说针对非洲的捐助方案,说服保守的共和党参议员,同比尔·盖茨,甚至教皇保罗二世合作消除非洲贫困的项目。他成功地将将自己理想主义的救世梦想,用一种实用主义的方法向政经界的伙伴们传达,让这些领域有影响力的人们共同参与减轻贫困的轰轰烈烈的运动中。为此他被美国的National Journal杂志称为最具政治效率的明星。

  这十多年为非洲贫困东奔西跑的生活为Bono带来了许多荣誉,例如2005年《时代周刊》年度人物,2005年的TED prize等等。他虽然没有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却在2008年被诺贝尔获奖者们授予年度和平使者称号(man of peace)

  TED奖给Bono的颁奖词是:作为U2乐队的主唱,他利用自己的名气同世界范围内的公平而战,以实现消除特别是在非洲的饥饿、疾病和贫穷的目的。他创办的ONE组织通过媒体、政策提高了全民的意识,并呼吁采取广泛的行动。顶着摇滚乐手的头衔,Bono很容易就被认为是作秀,“不过是一个负疚的白人缠着人们要钱却不管这些钱最后去了哪里”。但他以风趣、随性的娱乐精神吸引人,同时又以列举数字和事实的认真、细致的态度说服人。

  在名为《The good news on poverty》的Ted Talk里,Bono介绍了过去几年内非洲极端贫困情况的改善:近800万人接受抗艾滋病药物治疗,在8个目标国家里,疟疾的死亡率减半,5000多万儿童进入学校,疫苗注射挽救了540万人的性命。19902000年极端贫困率(日收入小于1.25美元)43%降低到33%,至2010年,这一比例降到21%。这枚军功章里,有Bono的一点功劳。

  此外Bono对非洲极端贫困问题有自己的深刻理解。在慈善义演成功筹款之后,他和Bob Geldof发现非洲债务这一影响发展的巨大障碍,于是竭力说服大国们减免非洲的债务。并希望从公平贸易这个角度更彻底地改善非洲发展。最后,他希望非洲人民能够获得独立站稳的力量。在援助之外,非洲能够建立起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从而实现长期的、可持续的发展。Bono说:如果有一天,非洲人民对我说,滚开吧,我们不需要你了,那我会很开心地滚开的,那时候我的使命就完成了。

  虽然Bono的行为受到多方赞誉,但反对的声音也不少。一位非洲女孩说,他让全世界只记住了非洲积贫积弱的一面,例如“一分钟就有两个非洲儿童死于疟疾,一个妇女死于孕期内,9个人感染艾滋病,3个人死于肺结核”这样可怕的画面,但这并不是非洲全部的样子。而非洲草根组织表示,Bono这样的明星并不真正了解非洲,这些摇滚明星过于自大,以为自己能改变世界,可在G8峰会上达成的减免债务和援助加倍的条款并不能真正让非洲人民受益,如果没有实现公平贸易方面的进步,那这次峰会的努力就是失败的。

  非洲援助行动(AfricanAid Action)的主席Jobs Selasie说,外界的援助助长了非洲政府的腐败和依赖性。外界对非洲的援助从未停止,但它们收效甚微是因为活动家们、慈善组织和政府没有一个正确的方案,并且把非洲企业家和草根组织排出在外。改变只可能从内部发生,光靠援助是无法终止贫困的。就像Bono自己说的那样,援助非洲不是一个明星标榜的事业,而是一个世界级的危机。这个危机的复杂程度远超一般热心人士的想象。如何在热血之外真正把慈善落实到惠及非洲人民的身上,而不仅是明星们自恋式的博爱主义(narcissisticphilanthropy),是众多关注非洲的明星,所需要思考和改进的。 

 

 

 

上一篇:美国得克萨斯州亿万富翁--丹尼尔 已是最后篇
Copyright © 2013-2015 www.wybuddhi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微博   国际佛学网   智悲德育网   香港教育学院
索达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达吉堪布腾讯微博   索达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转载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请邮件到wybuddhist@163.com告知,我们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