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简体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佛法与科学

佛法与生命

网站首页 > 佛教与科学 > 佛法与生命
荷兰转世案例研究
来源: 日期:2013-09-10 浏览量:2068

                                                    作者:Titus Rivas

  

1. 介绍 

多年以来,史蒂文森博士和他的同事收集了大量令人震撼的转世案例(CORTs)。这些案例的典型情节是,一位两到四岁的小孩与生俱来能够回忆前世,亦即转世之前的那段生命历程。在小孩降生之前去世的亡者与小孩的家人素不相识,然而小孩却可以清晰回忆其生前种种细节,这是完全超越科学所知的现象。 

小孩在回忆往昔的生命片段时,往往伴随着强烈的感情,并会表现出一些与前世相关的超常行为或技能。通常等到六七岁大,开始了正规的学校教育,这些记忆便会模糊不清。在许多案例中,小孩出生的胎记和生理缺陷都与前世死亡时的致命伤口有关。这些案例来自不同的国家和文化背境,并不局限于那些以承认转世为主流宗教或文化的区域。 

很明显,在超心理学或心灵学的理论化研究中,转世已成为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而被认可。近几年,转世研究中最突出的一点是针对西方国家转世案例的调查研究。它们与印度或斯里兰卡等东方国家发生的转世案例极为相似。因此,尽管科学界对转世有一些看似合理的臆测猜想,而之前亚洲国家的案例已经显示其不合理性,但在西方文化背景下,这些猜测可以被彻底否决。 

例如,儿童自发回忆前世并不是在欧洲、美国、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的社会背景暗示或鼓励下才出现的。在西方回忆前世的案例中,父母亲在发现自己小孩具有前世记忆之前,很少相信转世轮回的说法。所以,若认为社会的宗教信仰和文化氛围引导人们相信某些儿童能够回忆前世,这种社会学猜测在众多西方国家发生的转世案例面前,只会显得牵强附会,完全站不住脚。 

2. 荷兰的转世案例研究 

在荷兰第一位调查儿童转世案例的是基督教神学家Joanne Klink博士,她基于自己的调查资料出版了《当我曾是大人时》(When I used to be big)一书,书中清楚记录了许多荷兰父母曾经聆听自己孩子详细描述前世这一不同寻常的回忆。 

荷兰的心灵学科一直以来对转世有着浓厚的研究兴趣,例如W. H. C. TenhaeffHenri van PraagSybo Schouten。作者Hans ten Dam曾写过一份全面性的研究报告,涵盖了几乎所有与转世和转世后催眠疗法相关的研究。荷兰还有着广泛而严谨的与催眠疗法相关的转世文献,如Pieter BartenHenri de Vidal de的文章。 

本文作者Titus Rivas1985年开始研究荷兰自发回忆前世的案例。这项研究工作最初是作者兄长Esteban Rivas课题的一部分,由转世科学研究基金(Foundation for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Reincarnation)资助。从1996年起,作者Titus Rivas作为永恒基金(Athanasia Foundation)的研究者继续从事这项工作。永恒基金总部位于奈梅亨,致力于研究死后生命和个体精神迁变的超心理学及哲学命题。 

总体而言,在荷兰并不容易收集转世案例。许多父母只把它作为一种趣闻轶事同别人分享,一旦听者不满足于表面肤浅的兴趣,而试图进行严谨正规的调查时,他们常常会拒绝。通常母亲看起来比父亲更乐于谈论孩子回忆前世的行为,也更容易接受转世的事实。 

此外,荷兰有一种所谓的“节制性”或“适度性”文化,也即荷兰人在很大程度上不愿被强烈情绪感染,故而排斥任何所谓的“迷信”或“非理性”,即便宗教信仰也不例外。或者说荷兰人的这种概念可以称为现实性。许多荷兰人以此为傲,尽管他们已经相信这些超科学现象的存在,但在表面上仍显得无动于衷。一位被称为“祖国诗人”的当代作者,曾把这种“适度性”作为一种基本美德而积极宣扬。 

这种态度反应在对待孩子回忆前世的行为上,便是父母通常不会和朋友,甚至非常密切的亲戚,谈论这些现象。当这些事情公之于众时,他们宁愿保持十分低调,而不引人注目,因为害怕给自己,甚或小孩,带来负面的社会影响。因此,在这种文化背景下,寻找转世案例并进行深入调查变得极为困难。

然而,这也带来积极的一面。在这种文化背景下,认为父母以声称自己的孩子能回忆前世而引取大众关注,是极为荒唐的猜测。并且荷兰人和大部分欧洲人一样,对于转世并没有强烈的信仰,甚至很多时候持有相反的见解,因为信仰转世与所谓的“适度性”文化不相合,更与传统的基督教信仰相违。因此,在此背景下搜集到的大部分案例具有相当的可信度。 

目前比较重要的几位转世研究学家包括史蒂文森,Jamuna PrasadK. S. RawatReshat BayerGodwin SamararatneErlendur HaraldssonHernani Guimaraes AndradeSatwant Pasricha。与他们的研究工作相比,本文所提到的回忆前世案例有着与典型案例极为相似的情节和特征。因此,对于这些超越科学所知的现象,应当有一个共同的解释方法,那便是生命不息的轮回流转。 

本文以下列举了部分荷兰回忆前世案例。这些案例在转世科学研究基金和永恒基金的资助下,由不同的团队进行了详细的追踪调查。发表这些案例的目的在于让大众了知,荷兰的确存在典型的转世案例,这种超科学的现象并非无稽之谈。尽管大部分荷兰父母并没有转世轮回的信仰,但在自己孩子身上却显而易见地展现了前世的存在。 

3. 案例 

3.1 Cerunne的故事 

2001年春天,作者在奈梅亨的一位朋友,说她在莫伦胡克认识一对夫妇,他们的小孩能回忆前世。于是作者于20015月去拜访了这家人,同时作者的研究团队在接下来的两年也分别通过电话和邮件采访了他们。这家有四个女儿,能回忆前世的女孩叫Cerunne,采访她时有七岁大。在她的经历之前,父母有一点相信转世轮回,但并不热衷于这一信仰。 

Cerunne的父亲在正式接受采访之前,对作者从事这样的研究工作感到很好奇,想知道这项调查研究的目的是什么。他承认自己并不看重这样的学术研究,相反,也许通过禅修更能发现事实的真相。因此,在采访期间,他们对自己的陈述力求准确无误,尽管这使得某些细节对证成转世并无很强的说服力。 

基于上述情况,作者没有任何理由怀疑Cerunne的故事仅仅是为了宣扬转世轮回而杜撰的。父母双方只是颇有兴趣地和别人分享孩子的经历,并试图为此找到一些可能性的答案。 

Cerunne的母亲在怀她八个月时有过一个印象深刻的梦,梦到一个奇异的萨满教皮克特女子,四十多岁,穿着皮毛,赤脚,手中拿着鹿角。这位女子似乎用意念告诉Cerunne的母亲,她将分娩一个女孩,应该给她起名“Deer”,即鹿的意思。在这之前Cerunne的母亲没做过扫描,因此她并不知道自己怀的孩子是男是女。那位女子还告诉她,即将出生的女孩曾有过一个艰辛的前世。因为这个梦,父母为小孩取了一个凯尔特人的名字,Cerunne。这一名字源自凯尔特人的森林守护者鹿角神,Cerunnos,她与从死后到再生之间的那个中阴世界有关。 

Cerunne在两岁之前非常安静,但肢体发展得很敏捷。无论在身体或心理上,她看上去都像男孩。在两到三岁时,她很自然地向父母亲描述前世作为一名男性水手的故事。 

她前世叫Peer,瘦高个,留着黑胡子。她曾指着游泳池里的波浪说,之前她见过像房子那样高的海浪。她说在海上的生活是变化莫测的。有时一整夜都有暴风雨,但第二天整个海面安静得出奇。Cerunne还常常画帆船的样子,说Peer曾经跟随出海的客船叫“Vurk”,他在船上有许多任务,如轮流值班观察航线和信号旗,以及照顾旅客。 

Cerunne详细描述了船上的生活。旅客和小孩夜晚睡觉没有床或吊床,只有一个枕头和一个毯子。他们随便在地板上撒尿,没有任何排污设备,还直接从死牛身上割生肉吃。船上的水手有时会持刀打架,但Peer不喜欢那些野蛮好斗。记得有一次Peer的朋友从桅杆上掉下来摔断了背。船上的舵很大。她提起一个叫做“moekille”的东西,说既是手杖又是武器。 

船开往拉科鲁尼亚去接穷人,带他们去一个长着棕榈树的小岛。岛上有很多山,只有很少的几个小商店。那些穷人并不是奴隶,是白种人。有时船不得不非法停靠。在岛上Peer有时会睡在很脏的小屋里,但当地的居民都很和善,容易相处。说到此处Cerunne还提起印第安人。 

据她父母说,Cerunne七岁时仍保持着这些记忆,只是很害羞和像作者这样的陌生人谈论这些事情。但她确定自己能够回忆起那个叫做Peer的前世。她还告诉父母,Peer至少活到九十五岁才离世,在整个一生中都很健康。每次她提起船上吃的饼干,总不忘了说,“我们都是很健康的人。”与前世作为水手明显相关的一个技能是,她从很小就展现了爬山这一技能,十分敏捷,也从来不怕高。但她不会游泳,虽然她确定自己曾经会游泳。据她父母说,在同龄孩子里,她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坚韧性格。 

调查团队中的历史学家发现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拉科鲁尼亚是一个很重要的港口移民城市,很多人从那里移民到包括古巴在内的西班牙殖民地,那时他们被称作拉斯印第安人(Las Indias)。而古巴正是一个长着棕榈树的岛。移民的加利西亚人十分贫穷,有时被称作“加利西亚奴隶”。Moekille其实是一种巴斯克人走路用的手杖,也常被用作武器。在拉科鲁尼亚的加利西亚人区域,因为很多人去圣地亚哥朝圣,使得Moekille广为人知。PeerVurk这两个名字可能是西班牙文的PedroBarco,后者指船。 

Cerunne母亲的梦同样显得不同寻常,与萨满教的女神以及拉科鲁尼亚相关。拉科鲁尼亚或这个城市的一部分,最初由布里甘特人中的凯尔特人建立。加利西亚文化中的很多元素都源自凯尔特人,而他们所崇拜的女神恰与森林守护者鹿角神相关。因此,所有这些描述都显示了一种超科学的现象存在,而并非是小孩的潜在意识或幻想。 

3.2 Kees的故事 

19972月,Marja M.-V.太太在基督教神学家Joanne Klink博士的推荐下联系了永恒基金,告诉作者,她的儿子,Kees,回忆前世的经历。大约两岁时,Kees不断兴奋地重复着说,“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然后我到肚子里逐渐长大,现在心脏又开始跳动了!”每次这样说时,他总是笑逐颜开,小手在空中用力挥舞,以表达无比喜悦之情。这样的情形每周会重复两三次,一直延续了好几个月。 

直到Kees三岁半到四岁时,他才可以解释这一奇怪的举动。他坐在床上和母亲描述从前的生命片段。他前世的名字是Armand,于中年离世。他用非常典型的法国鼻音说出他的名字Armand,令他母亲十分震惊。前世他有一个女朋友,订婚了还没结婚。之后在一个战场上,他被一群高大强壮、面目狰狞的男人包围,那些人已经杀死了他所有的朋友。Kees称他们为“He-men”。Armand面朝下躺在地上,手里握着枪,突然被打中了后背,心脏开始极紊乱地跳动。他被恐惧彻底征服了。之后他看到敌人走上前又向他开了一枪。 

等到Kees七岁时,他再度回忆起一些前世死亡之后的情节。一位天使向他走来把他带到上帝面前。对Kees而言,那个世界很难以描述,有美丽的瀑布、鲜花、长着香甜水果的树,比这个世界上任何果实都美味。天使们催着他赶快转世,但他一直拒绝,不愿意再次回到地球上。但是天使们确保她们会伴随着他,又说创造美好生活应该是他自己的责任。 

作为小孩子,Kees对死亡有着极大的恐惧。因为他常常想到自己前世痛苦的死亡经历。他的父母费了很大力气才说服他前世的死亡经历是鲜有发生的。1997年作者采访他时,Kees已经十一岁了,仍然对前世的死亡有着鲜明的记忆。他甚至又想起他曾失去一个很好的朋友,朋友的妻子去世后由他来照顾他们的儿子。他还记得天使曾告诉他,收养的那个小孩过得很好,让他不必担心。 

3.3 Myriam的故事 

Myriam是一位三十一岁的女士,和作者在1996年一次所谓的超科学聚会上认识。她出生于莱顿,大约在三四岁时,很自然地回忆起她前世的母亲,常常穿一条和这一世母亲很相似的裙子。她要求母亲不再穿那条裙子,因为这令她回忆起前世在类似于沙漠的环境中不愉快的生活。她曾经照顾她的弟妹,在沙漠中寻找食物。一天去井中取水,结果遇到沙尘暴死掉了。虽然未经证实,但她的回忆十分详细。例如记得她父母的长相,从前带有门廊的木头房子,以及她对于长者的尊重之情。 

作者的一位朋友曾因社会考察在新墨西哥呆过一段时间。他听到Myriam的故事后大为震惊,说她所描述的生活条件和新墨西哥的沙漠环境极为相似。那种带门廊的木头房子在新墨西哥非常普遍。后来这位朋友加入作者对Myriam调查访问的团队。尽管他是罗马天主教徒,从不相信转世,但被Myriam的故事深深震撼了。在采访过程中,Myriam讲述起这些回忆并无任何哗众取宠,或耸人听闻之意。 

采访完Myriam之后,作者又联系了她的母亲,证实Myriam确实曾在三到四岁时向她讲诉过这个前世的故事。Myriam的母亲所描述的情节与她本人所说的并无二致。她的母亲证实说,Myriam那时把自己的裙子与她前世母亲的裙子相比较,然后述说了前世在沙漠中的不悦意生活,诸如照顾弟妹,寻找食物之类,而最终死于一场沙尘暴。 

值得一提的是,Myriam的父母都是罗马天主教徒,在Myriam回忆前世的经历之前,他们都不相信有转世轮回,而且Myriam也没有任何理由来编造这样的故事欺骗作者。 

3.4 Marcel的故事 

Marcel是一位具有天分的年轻伦理学家。在他三岁时父亲去世。不久他的母亲就注意到Marcel在玩耍过程中自言自语说,“将来某一天我爸爸还会再次出生,那时他只是个婴儿,再也不是我的爸爸了,从中我能得到什么呢?”说完后他又继续玩耍。 

两年后,Marcel总是不断重复画一个海滩的景象,画中很清楚地停放着很多军事车辆和武器。他的母亲至今还收藏着其中的一些图画,很难以常识理解为什么他会不断重复画这个场景,并且如此清晰。在Marcel长到十多岁后,他回忆起作为美国士兵的一些场景,并且记起那一世他是在一场战争中阵亡。 

3.5 De K.-V.太太的故事 

De K.-V.太太是一位残疾老太太。从1938年到1988年之间,她不断梦到自己十八到二十岁,穿着传统服饰,戴一顶旧式帽子。在一幢大房子的厨房里,她靠在一个很宽的楼梯旁站立,能看到外面有很多树,似乎是一个很大的庄园或农场。De K.-V.太太很奇怪自己那时生在一个有很多奴隶的贵族家中。 

那是战争年代,她用斧头之类的金属器具杀死了一个敌方士兵,因为他强奸了她的妹妹。似乎家人已经把尸体掩埋了,然而她看见护卫队正在赶来,于是心跳夹在嗓子眼里等在那里,她知道如果他们发现了她,一切便会结束。这是梦中的最后一个场景,这时De K.-V.太太总会醒来。 

她的女儿也证实她曾常常谈起这个不断重复的梦。在De K.-V.太太的回忆中,她从没看过任何有关类似情节的电影或书,因此生活中并没有这方面的素材引发她有这样的梦境。但这个梦就她而言,如同现实中真实发生过一样不同寻常。 

3.6 Christina的故事 

Christina1979224在荷兰格尔德兰省的马尔登出生,十七岁时死于一场车祸。在去世的一年前,我们采访了她关于前世的回忆。她三岁时,从来不敢单独上阁楼。她并不清楚出于什么原因,只是心里极度恐惧。 

1982年的一个星期五早晨,那时她已经三岁半了,突然大哭起来,告诉妈妈自己做了一个噩梦。梦里她在一个镇上的很大的白色屋子里,有很高的窗户。梦中她知道自己十或十一岁,有爸爸妈妈,和现在的妈妈不一样,还有许多兄弟姐妹。那是复活节,大家围着桌子坐着,孩子们很吵闹。于是父母亲让他们各自回房睡觉。 

她的小弟弟用火柴玩火,引燃了床垫子。她飞快地跑到自己房间的阳台上,看到母亲和一个消防员站在下面,向她喊着跳下来。几个姐妹已经跳下去了,但是她太害怕了没来得及跳,随后浓烟已将她窒息。 

之后一位白衣女子告诉Christina她已经死了,并把她带出燃烧的房屋。后来又在她面前展现了几位女士,请她挑选其中之一作为她下一世的母亲。她选择了一位在办公室打字的金发女士。 

在这个梦之后,Christina偶尔还会提到这些情节。她的表哥和姐姐都证实她曾诉说过这样的故事,以及她对于阁楼的恐惧症。Christina的母亲说她曾经听说过类似的火灾,发生在Christina出生之前,有几个小孩当场死亡。这场火灾发生在阿纳姆,因此为了验证Christina梦境的真实性,在她十五岁时,母亲带她去了那里。从车站一出来,Christina便径直带着母亲走到一个白色的房屋前,她说她认得这里。阿纳姆的市政档案里也确实记录了这场火灾,其中有一名九岁的女孩因窒息而死亡。 

Christina在很多年中清晰地保持这个梦境,她的恐惧症也与此有着很大的关系。这当中最让人吃惊的是她在梦境中事先看到了这一世的母亲,一位在办公室打字的金发女士。那场阿纳姆的火灾发生于1973年,那时她的母亲正是一名办公室职员,并把头发染成了金黄色。 

3.7 Angela的故事 

1997年,一对父母拜访了永恒基金,说他们的孩子,Angela,在两到三岁时常常重复同样的噩梦。她常常在晚上十一点到一点之间醒来,浑身冒汗充满焦虑。最开始她并没有告诉父母噩梦的情节。三岁时,一次醒来她显得非常低沉,于是母亲追问她到底作了什么梦。 

Angela终于开口,说在梦中很多男人追她并向她开枪。她感到自己已躺倒在地上,那些人以为她死了,但事实上她仍保持觉醒。后来他们放火烧掉了她。在之后的几天她又做了同样的梦,父亲让她描述周围的情形。根据描述,父亲猜想那可能是在非洲的布尔战争期间。于是父母故意在桌子上留了一本书,掀开的那页是关于那场战争的照片。Angela看到后立刻认出照片中的场景,并十分激动地对图中的帽子和枪支发表评论。 

这样的梦境出现了很多次,在父母的尽量抚慰下,最终慢慢消失了。她父母联系永恒基金时,Angela已经十多岁了,不再能回忆起那些梦境。但Angela十分害怕高温,无论洗澡或吃饭,都怕热。在Angela的梦境之前,她父母并不相信转世,也从来没告诉过她任何这方面的事情,以及关于那场战争的故事。 

3.8 Annet的故事 

1986516,十四岁的Annet和作者取得了联系。在她五岁时,祖父去世了,于是她安慰母亲说,死亡并不是件太坏的事情,她自己便曾死过一次,她前世的母亲是她这一世的阿姨。她曾居住在一间大房子里,有一扇凸窗。那时处于战争年代,她站在窗户旁,被一个带着平帽的男人枪杀了。在那个伤口处这一世还留有一个圆形的胎记。 

3.9 Jojanneke的故事 

2002年,一位来自林堡的女士联系永恒基金,讲诉了她孩子的故事。她常去一个墓地,因为她的叔叔死于白血病,埋葬在那里。每次去墓地时,她三岁的女儿Jojanneke总会跑到埋葬小孩的那块地方。有好几次,母亲问她为什么老去那里,她总是回答说,我曾经也是一个母亲,我的孩子应该是埋葬在这里的。但关于她前世的更多信息,她母亲并没有详细追问。 

4. 讨论 

本文简单罗列了在荷兰转世研究中所遇到的一些案例。与很多经典案例相比,它们都有着极为相似的情节和特征。案例中所涉及的主要人物,并非出自吸引注意力或改变宗教信仰诸如此类的目的而虚构回忆。因此很明显,尽管很多荷兰的父母亲对于儿童回忆前世显得比较淡然,但他们仍提供了大量的事例,足以说明在荷兰存在着与其它印度、斯里兰卡等东方国家相同的转世案例。 

这些案例研究同样也和英国的Perter & Mary Harrison,以及Mary Rose Barrtington之调查资料极为相似。这些真实发生的故事,足以为转世提供更有说服力的证据。作者确信,转世并非科学所排斥的子虚乌有之说,而是完全可被证实的。基于此,欧洲其他国家也应该进行相关的研究调查,从而证明回忆前世事实上是一种超越目前科学所知的自然现象。

 

选自期刊《科学探索》之《Three Cases of the Reincarnation Type in the Netherlands》和《超科学评论》之《Six Cases Of The Reincarnation Type In The Netherlands》。

 

翻译:释传明

 


上一篇:选择慈悲心的科学 下一篇:禅修作药
Copyright © 2013-2015 www.wybuddhi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微博   国际佛学网   智悲德育网   香港教育学院
索达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达吉堪布腾讯微博   索达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转载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请邮件到wybuddhist@163.com告知,我们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