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简体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佛学研究

佛学论文

网站首页 > 佛教研究 > 佛学论文
“不并存相违”的运用
来源:喇荣五明佛学院 汉学院 日期:2016-11-24 浏览量:842

 因明系  圆止

引 言:

世间凡夫产生烦恼的主要条件有三种:对境现前、非理作意、烦恼种子,只要这三者具足,烦恼必定会生起。《俱舍论》说:“由具尚未断随眠,境住非理之作意,此三因中生烦恼。”而这三因当中,又以非理作意最为主要,因为在未生起空性智慧之前,凡夫无法根烦恼种子,而由于因缘业力,也无法避免出现所缘境,因此遮止非理作意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非理作意如何生起烦恼?

我们可以通过看电视来分析:电视中正在演恐怖的电视剧,我们的眼睛去看它屏幕上的图像、耳朵去听播放的声音、心中也在构想即将发生什么等,此时突然一个画面或声音出现,很有可能就导致我们惊吓一跳或恐惧万分……

然而当我们静下心来观察时,可以了知电视上的图像不是真的,声音也伤害不到我们,并且每一个刹那都在迁变,没有现实中足以伤害我们的事物,那我们为什么会被吓到呢?五根识都是无分别的,不可能令人产生害怕的分别念,当时的根识和境仅仅是刹那刹那当生即灭的现象,没有谁多停留一秒,又有谁能伤害我们呢?由此可知,只有无法见到真相的第六分别识在恐吓我们,分别识用它自己搜集来的虚假影像蒙蔽我们的心智,并一再相续下去,最终就会达到它的效果——惊吓和害怕的感受。

通过这个案例去分析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现象时,我们就会发现,外境的色法、声音等根本不具有伤害我们的能力,五根识无分别之故也伤害不了我们,因此导致烦恼痛苦的直接因,让我们觉得受到伤害的,其实就是第六分别识的非理作意。

对治非理作意的理论依据:

非理作意所生起的无非是增益和损减,它是远离了真相的两边,真相中无而见有的叫增益,真相中有而见无的叫损减。由于远离真相的缘故,那我们在虚妄中再如何努力,也必然与想希求安乐的自相背道而驰,所以说它是生起烦恼的增上缘。

要遣除增益就必须用到对治法,对治法的理论基础就是因明中提到的“不并存相违”。《量理宝藏论释》云:“不并存相违就是两个有实法互相不会并存,不可能在同一地方同时存在。”“这两个法之间是能害与所害的关系,即是一者存在必定会对另一者产生违害或伤害,或者说一者障碍另一者的产生、发展及相续。”比如水与火,它们在一起时,力量大的一者就会使得力量小的一者无法延续下去,最终不再显现。

按照不并存相违的道理可知,与增益不并存相违的是定解。所谓定解,就是对胜义和世俗二谛所摄一切万法的真相生起不可退转的见解,只要心中生起了定解,增益就无法生起,就如同有光明的地方不会有黑暗一样。

那么应该如何生起定解呢?《定解宝灯论》云:“故修大乘见解时,最初观察极重要,若未以妙观察引,岂能生起妙定解?”“若未生起妙定解,岂能灭尽劣增益?”麦彭仁波切在此明确宣说了增益的正对治就是定解,而定解需要依靠善观察才能生起。下面我们以不净观为例说明对治法的运用。

生起定解的前行认定:

首先应认定所破与能破:认定所破法最为关要,如果所破法没有认定清楚,那能破理论再尖锐,因为找不到目标,也变成无的放矢。这里的所破法就是自己认为清净可爱的人,能破理论就是不净观。

其次应认识对治烦恼的歧途:世间普通人解决正生起的烦恼痛苦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是转移目标,在因为所缘的某法而产生痛苦时,就会把注意力转移到另一法上,比如事业失意的人选择去外地旅游、失恋的女孩子选择购物等等;另一种是压念不想,让自己痛苦的事情尽量不去想它。这两种方法都不叫正对治,只是暂时远离了生起烦恼痛苦的三大条件之一——对境,因为生起烦恼痛苦的条件暂时不具足,所以表面上确实减轻了痛苦,甚至让痛苦消失,但只要因缘和合对境再出现时,痛苦又会再度生起。就如大象洗澡一般,在岸上因炎热而跳到水中,又因在水中太冷而返回岸边,如此反反复复,永远都不可能真正解除痛苦。

还有某些学习了部分佛法理论之后的个别初学者,以为只要反复忆念能破理论就是对治,其实这样也不能起到对治的作用,因为这时能破理论并没有作用在所破法上。在外境上,不并存相违的两种事物必须要接触,且能害比所害强大时才能发挥作用,比如水要对治火,二者必须要有接触,而且水的力量比火强大时才会起到灭火的功用。然而心相续无色无形,又该如何运用能破理论使其发挥对治的功用呢?

心相续上的对治:

首先我们需要分析心相续的特点,心相续对于人来说只有一个,不可能存在两个以上,否则就会变成一个身体内有两个识了。而且它是以刹那生灭的方式相续下去,一个刹那只能出现一个念头,也就是说当想到清净可爱的对境时,不可能同时出现不净观的能破理论;反之在忆念不净观的能破理论时,清净可爱的对境又会消失不见,它们二者永远没有接触的时机,看起来似乎无法发挥对治。但分别心有一个特点,就是可以回忆,它能把过去的事物以总相的方式在当下回忆出来,而所谓的增益也只是一种总相,但我们往往会误以为是自相而执著它。那么利用分别心的这种特点,我们可以忆念出自己曾经认为清净可爱的对境,再用不净观的能破理论去作观察。因为定解与增益没有接触的时机,所以当生起定解时,增益就无法继续存在,此时心相续就会以定解的智慧一直相续下去。

接下来我们以能破理论观察所破法,在标定清楚自己认为清净可爱的对境后,用不净观的能破理论观察。自己认为清净可爱的人是由什么构成的?发、毛、齿、皮、肉、筋、骨、髓、屎、尿、脓、血等三十六种不净物,一个一个去观察,一个一个去对照,看真相是否这样。倘若自己能站在公平正直、不偏袒任何一方的角度客观分析的话,最后就会得出所观察的人其实就是三十六种不净物的聚合,其本质是令人恶心和厌恶的,这才是“可爱之人”的真相!而所谓清净可爱不过是自己非理作意增益出来的一种假象,在反复观察后,逐渐能够生起定解,此即真正认清了人体的本来面目,也就是不清净的、没有任何可爱之处。然后安住在这样的定解中,之前觉得人体是清净可爱的增益就无法再度出现了。此时对异性因为贪执而生起的烦恼痛苦就会从此不再复生,也就永远脱离了这种痛苦。

在生起定解之后,还应恒时提起正知及正念。因为凡夫的烦恼习气串习得很坚固,短时间的修行不一定能一劳永逸的对治净尽,所以还要恒时提起正知正念,一旦发觉自己生起认为异性是可爱清净的念头时,马上再用不净观的定解智慧进行观察。如《定解宝灯论》云:“定解犹如明亮灯,能灭颠倒分别念,于此应当恒勤修,若离复依观察引。

结束语:

轮回中最为严重的四种增益分别是常、乐、我、净,其他三种依靠无常、苦性、无我的能破理论也可以完全对治净尽。那时候对轮回生起的爱执就会不复存在,而自心也因此得以从轮回的烦恼痛苦中彻底解脱出来。

上一篇:爱如鸟迹——浅析十二缘起中的爱支 下一篇:菩萨戒概述
Copyright © 2013-2015 www.wybuddhi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微博   国际佛学网   智悲德育网   香港教育学院
索达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达吉堪布腾讯微博   索达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转载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请邮件到wybuddhist@163.com告知,我们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