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简体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佛学研究

佛学论文

网站首页 > 佛教研究 > 佛学论文
木人看花鸟
来源:释圆抵 日期:2017-09-28 浏览量:72

一、何谓缘起生

中观应成派最初着重抉择真实胜义,以胜义理遮破万法实有,得出究竟大空性。对此有人提出疑问:后得位暂时分二谛时,万法显现之因是什么?内宗外道解释万法显现之因,可谓众说纷纷,但归纳起来,均离不开四生范畴,即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对此实有四生,月称菩萨在《入中论》中一一进行破斥:自生有无义生、无穷生的过失,他生有一切生一切的过失,共生则自生、他生之过失都无法回避,而无因生则有恒常有或恒常无的过失。世间所有实有的生决定只有四种,而四种生在正理面前皆不堪一击;既然四生都不能作为万法显现之因,那万法岂不是无生?无生又岂能显现?

中观应成派对此回答说:如理所推,万法均无实有自性生,可谓无生,而无生者,亦可假名为缘起生。

缘起生毕竟属于某一类生,而无生否定一切生,这自相矛盾的两类法如何被应成派说成是一体?实际上,这样问的人只是耽著字句而忽视意义,在意义上两者恰好一致。

首先,我们看何谓缘起。《入中论》云:“所有缘起法,以和合为相。”因和缘聚合在一起,就必然出生果法,反之,唯因无缘或者有缘无因都不会生果。总之,果法不是自己独自成立的,没有任何自在,因和缘一旦和合必然显现果,因缘一转,果就随着转,即:凡是心前显现的法,决定是观待因缘产生。一个法如果观待因缘而显现,就决定没有独立的自性,所以只是因缘幻出的假相。既然是假相,就决定没有它的自性,也无有它的生。

若对此还有怀疑,下面用理证观察:如果因缘中有果,则再生果不合理,因为果法已有,不必要再生;如果因缘中没有果法,则无法产生果法,正如一粒沙子榨不出油,再多沙子聚合起来也终究榨不出油。由此看来,我们虽然经常说因缘生,似乎有一个实有的生,如果详加观察,因缘和合时无论有果还是无果都无法生出实有的果法,因此我们说缘起生就是“无生”。

实有的因缘生不出实有的果法,然而在因缘聚合之后,果法却又能无欺地显现出来——万法实相的不可思议就在此处!

既然无有真实的出生,无论我们内心是否愿意承认,眼前的这一幕幕显现就只能是幻相。如同古印度魔术师的表演,依靠棍棒加上咒语,在现场观众心识前也能无欺显现出大象、骏马等景象,但如果认真观察,这些大象、骏马从哪里出生呢?消失之后又栖息在哪个地方?任你拿着今天最精密高端的显微镜和望远镜找遍整个宇宙,也无法觅得它的踪迹。同样,若以正理观察,我们从无始以来都坚信不疑、认为真实存在的这些法,在显现当下也得不到毫发许的自体,所以说,因缘生其实就如同幻相,无生无灭,无来无去,仅仅显现在心识前而已, 这就是无生。而无生的同时却又能显现,不得已我们将之假立为缘起生,然而绝不能理解成四生之外还有一个第五生。 

二、缘起生与自相他生之比较

同是中观师,用共同大缘起因抉择万法实相时,却呈现截然不同的结果:中观应成派抉择世俗显现缘起生,而自续派承许名言自相他生。那么,两者之间有何差异呢?

自续派祖师清辨论师在《般若灯论》中说:“色受等诸法的自相都由因缘积聚而他生,这样承许并不仅仅抉择世俗谛的时候,而是以胜义理抉择胜义谛的空性时分开二谛,成立名言诸法自相实有而承许的。”

对此观点,月称论师代表中观应成派发出三大太过。

第一,圣者根本智应成破诸法之因。因为中观自续派认为内外诸法有自性所成的自体,因缘生故,而且是在以胜义理抉择空性的前提下依然成立,按照这个逻辑,这就是万法的实相。众所周知,圣者入根本慧定证悟空性时不见任何二取显现之法,这样,依圣者根本智不见自性诸法之故,则根本智应成毁坏万法之因。

第二,胜义理观察世俗谛应成堪忍。自续派以胜义理观察,承许胜义中无生,名言中有他生,因为这是胜义理观察下的结果,就代表“名言中的他生”经得住胜义理的观察,事实上变成堪忍的实法,这样导致即使在佛地也有二取的显现,但这绝对有违实相。

鉴于自续派承许名言量成而且是他生,所以仅仅只能是胜义中破他生,他们认为若承许名言中无生,就有失毁名言谛的过失。应成派认为,以胜义理论观察不成立任何堪忍的实有法,此时无有二谛的安立,将一切所知法一概抉择为无生大空性,若承许名言中有、胜义中无,则导致名言法成为堪忍实法。因此,应成派破除二谛自性生,承许空性与显现一味一体,而在后得位观待分别心的二取显现,在不以胜义理观察的前提下,随顺世间承认暂时分二谛,但此时无有任何自方承认,仅是随世间规律在名言中安立缘起生。

第三,应成胜义理论无力破生。此处应成派一直抓住对方 加胜义鉴别的前提不放——既然在胜义理观察下分二谛,承许胜义无、名言有,这样他生是胜义理抉择而安立,就有胜义理论也不能破除名言他生的过失。

综上所述,中观自续派在抉择胜义谛空性时加鉴别毫无意义,反而有种种过失产生,而中观应成派以胜义理观察时不加任何鉴别,破除二谛中无生,这才吻合圣者入根本慧定的境界,是万法究竟的实相。因此,中观应成派在破除二谛自性生的基础上安立缘起生,认许缘起显现与真正大空性无离无合,才真正宣说了远离戏论的法界本性。 

三、缘起生如何安立世俗因果

内道宗派在名言中都承许因果律,但与外道的常见有所不同,内道承许业刹那生灭,不会安住第二刹那,而将来又会由往昔所造的业感召果报。那么,从已灭的业中如何产生果报呢?无论何宗,想合理安立因果道理,这是必须要跨越的一道天堑,也可以说,从各宗对此问题的解决程度,能够窥见其所持见解的高下。 

有部宗安立业果之间的联系纽带是非色非心的不相应行法——得绳,它属于具有持业功能的有实法,以此来解决这一难题。小乘其他部亦有承许不失法,如同债券,依靠它的牵引而感果。经部安立持业功能是业习气,熏在内识相续中,所以将来能生果。唯识宗安立阿赖耶识具有持业功能,业造作完毕后,第二刹那熏在阿赖耶识中,将来随缘感果。

以上各宗的说法,虽然后后比前前更加缜密合理,但它们有个通病,就是必须承许持业者自性实有,如果不实有,他们认为就会有虚空中长出鲜花的过失。

对此,全知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释》中阐述道:中观宗认为,一切万法在因缘聚合时可以显现,无因必定不会产生果。对因和果之间详细观察,所谓的接触和不接触实际都不合理,但在未经观察时可以无欺产生。因此,根本不需要所谓的得绳、不失坏法等纽带作为连接,只要因缘具足就必定可以产生。就算是相续不断而显现的种子与苗芽,也不可能接触以后产生,否则,因就已经变成常有了。因此也不能认为:如同种子与苗芽相续不断一样,因果是合理的;像业果相续中断而生一样,因果是不合理的。由于这两种情况下都不可能接触或者不接触而产生果,所以两种说法完全是一模一样的。真正来讲,因果与幻化没有任何差别。

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解释此段内容时,使用了一个对比,以便我们能产生更加清晰的认识——人们经常将梦境、魔术作为幻化的比喻,认为幻化的大象、骏马是虚假的,而种子生芽是实有的。从现而无自性的角度来讲,因果与幻化实际无有任何区别。以做梦来说,梦境中大象的显现,最初的时候没有产生过,正在做各种动作的时候其实体也不存在,最后也不知道消失于何处;同理,对绿色的苗芽进行观察,其实它前面根本找不到一个实有的因,最后灭尽的时候也是什么地方都找不到,即使正在显现的时候,以离一多因或者金刚屑因来观察, 也与镜中影像一模一样。大慈大悲的佛陀在众多经典中说诸法如幻如梦的原因就在这里。

接下来以正理来作剖析:因灭和芽果同时存在不合理,因为两者是能生和所生关系,而能所不可能同时存在。如果第一个刹那灭法灭了,这个灭法又会产生第二刹那的灭法,而这个灭依然和芽果同时存在,因此依然成为因果同时的局面。

如果承许灭法为常法,因为只有刹那生灭法才起用的缘故,无功用之常法怎么能充当生果之因呢?由此可见,即使种子已经灭尽,但后面始终会有灭法出现,所以永远不会有生芽的机会。此外,由于始终被灭法占据,因和果的相续已经全部断绝,必定导致一切法永不存在的结局。由于从已灭和未灭的两种因中产生均不合理的缘故,我们应该对以因生果这一法尔理诚信不疑。

以种、芽作比喻来看,在名言中,包括孩童以上的人都会说:因灭了以后生果,为什么会如此安立呢?只是为了遣除因本身在果位存在这一点,才说依靠因产生果的。实际上,仔细观察因如何产生果时,根本得不出任何结论。因此,中观应成派在名言中将并无能生所生关系的两幕幻相假立为缘起生,反而在内宗所有解释因果的理论中最为合适。 

四、缘起生遣除常断执着之功德

如果对所有邪见进行归摄,则不外乎常见和断见。执著有实法非为刹那性是常见,比如外道认为瓶子、柱子等并非刹那性,而是永远存在,这叫做常见;认为现在的蕴不生后世的蕴,或者业中不生果,这就是断见。经论中经常将常断见比喻为悬崖峭壁,其危害程度可见一斑。

虽然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常见更为普遍,但就生活在当今时代的国人而言,由于特殊的历史背景,自幼不断熏习“人死如灯灭”的观念,故而断见的思想深深扎根在他们脑海中。正如经云:“不见后世,无恶不作。”如今我们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极端享乐主义气息,人们的眼光越来越短浅,只顾眼前暂时利益,不在乎良心道义环境、教育、医疗、食品卫生等领域恶性事件层出不穷这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可以归结在不信前后世、不信因果的断见思想上。

《中论》云:“若法有自性,非无则是常,先有而今无,是则为断灭。”假设一个法有它固有的自体,那么肯定不会超出两种情况——如果它不灭,那就成了永恒的常法;如果先前有、后来消失了,这样就成了断灭。

万法观待因缘而生实际上就是无自性,因为观待因缘与自性成立本身相违。如果一个法连自体都得不到,更不可能安立常、断等差别相。由于这个法是因缘所成,所以不是常住;又因为它本身会随着因缘转成其他的法,所以也不是断灭,这样永远会在如幻的缘起中循环。正因为缘起生,所以万法非常非断,通达了这一点,就可以从根本上息灭众生的常断执着。 

五、缘起生的修行启示

缘起生虽无实有因果,却不会错乱生、无穷生,这是法尔如是的规律。因为当下的显现虽无实却也并非断灭,所以我们起心动念都要格外谨慎。很多高僧大德经常告诫弟子在修行中千万不要破坏缘起,或者提醒弟子随时注意创造好的缘起,这正是缘起生的妙用。如果掌握不好缘起的规律,以为空就是断灭空,导致不谨慎防护三门,那么将来诸多不悦意显现就会无欺成熟在自己面前;反之,如果掌握好缘起规律,未来命运就可以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因此,内心真正对缘起生产生信解的人,必定坚信因果,日常行为会比之前更加谨慎,真正能够做到“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大成就者“不昧因果”的公案所表达的意趣也正在于此。这是通达缘起生的第一个作用。

第二个作用,是可以让我们从世间八法的束缚中真正解脱出来。如果以胜义理观察,一切内外缘起的显现法,不但无有任何自性可得,甚至连显现分也了不可得;而未经观察时,分别心前仅仅有一个显现分,因此,缘起生的显现实际上就是以心假立。正如《入中论》所云:“有情世间器世间,种种差别由心立,经说众生从业生,心若灭者业非有。”

虽然真相如此,但无始以来,众生由于内心具足无明愚痴,一直认为外境有苦乐的自性,进而在避苦求乐的天性驱使下,放逐自己的欲望,不停驰骋在外境上,心便愈加外散而迷失本性。如果通达了缘起生,就会了知心前这一幕幕显现如同梦境,本身即是幻相,哪里有苦乐的自性可求!世间任何一个明智之人,谁会因为梦中中了六合彩就醒后大肆挥霍?谁会因为梦中房屋失火就醒后流离失所?因为了知毕竟是梦,梦中怎样的得失也对真实中的自己无利无害,所以,无论梦境好坏都不会执取,不会见好就去攀缘,见坏就去逃避,甚至根本不会对此梦境动念,连好坏的分别都不会生。心前的种种显现本来就是一个个梦境,可惜不明事理的我们对妄相一念执实错将下去,从而陷入轮回之中,枉受生死大苦。

因为缘起生的缘故,外境无利也无害,善恶、亲怨、贵贱、高低、大小、多少等等都是由这颗不明事理的心错误分别假立。如果内心通达了这一名言实相,就不会落在世间八法之中。碰到有人粗言恶语损害自己的时候,往往从因果角度作消业想,将之转为道用。当我们了知了万法缘起生的道理,就能从根本上止息烦恼。比如对方漫骂自己时,如果不作观察,会觉得对方每一个音节都如毒箭一样射向自己,但如果细致观察,会发现其实就是耳朵听到的幻音而已,这些幻化的声音哪里找得到一丁点恶语的自性?如此一来,原本的瞋恚心也就彻底被扼杀在摇篮中。或者自己站在领奖台上,手捧鲜花,接受现场观众的热烈喝彩,换作以前,一般都会情不自禁生起傲慢,但现在以缘起生观察,这一切不过是因缘聚合时在眼前显现的一幕幻相,所谓的赞美不过是分别心对这些幻相错误作意而增益的概念,由此傲慢之心也将息灭。

凡夫没有通达中观的见解,面对心前不断变幻的一幕幕幻相,依心虚幻分别成各种顺境、逆境,进而对这些境非理作意,产生种种烦恼,由烦恼造业,由业感受生死轮回之苦。如果认识到这些心前的外境不过是随因缘而生,自性本空,无非一幕幕幻相,就会达到“木人看花鸟”的境界,心里无取无舍,不作任何攀缘,不再起任何虚妄分别。没有分别,就不起执着;不起执着,就会息灭烦恼;烦恼一息,就不再造生死之业,由此彻底开启轮回还灭模式,从而真正踏上回归本性的光明大道! 

 

 

参考文献

[1]《中观庄严论释解说》索达吉堪布译讲。

[2]《中观纲要》益西彭措堪布著。

[3]《入中论讲记》益西彭措堪布著。

上一篇:《俱舍论》关于引业与满业的论述 下一篇:何为戒
Copyright © 2013-2015 www.wybuddhi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微博   国际佛学网   智悲德育网   香港教育学院
索达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达吉堪布腾讯微博   索达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转载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请邮件到wybuddhist@163.com告知,我们立即删除